伊人生活网-旅游景点-本文

刚复苏又被打回谷底,野三坡游客再度“消失”,景区经营惨淡

2020-07-14 08:47:48    文/ 476

导语:本文是由广东省茂名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刚复苏又被打回谷底,野三坡游客再度“消失”,景区经营惨淡"的内容介绍

商业街空无一人。 李未来 摄

时值传统旺季,野三坡景区没有往年的喧嚣,也没有熙熙攘攘的客流,游客服务中心空空荡荡,景区门口的百里峡大道没有被旅游大巴堵塞,只是偶尔有过路的车穿梭而过。

散布在野三坡景区周边、绵延约5公里的餐饮住宿一条街,整天也遇不到一个消费者,厨师、服务员都被辞退,只剩老板在屋里打盹儿。

这是7月初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在野三坡景区及其周边看到的场景,记者采访了游客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、餐饮住宿店老板、以带客为生的景区“导游”,还有牵马的小贩,他们都表示出对生意惨淡的无奈,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北京“反复”的疫情。

“消失”的游客

刘旺(化名)是河北省涞水县三坡镇苟各庄村的村民,野三坡景区就坐落在苟各庄村。靠着这个5A级景区,苟各庄村的大部分村民都经营着与旅游相关的生意,比如开饭店,做民宿,卖土特产,养马等。刘旺也不例外,他在百里峡大道通往百里峡景区的那条商业街(下称“商业街”)边上盖了一座两层楼,一楼做餐饮,二楼是住宿。

“往年7、8月份是景区的旺季,游客比较多,主要是北京的,也有天津、内蒙、山东的游客。那时候平均一天的流水大约有6、7千块钱,但今年游客很少很少,你看看外边有几个人?”刘旺向记者抱怨道。

野三坡景区位于太行山山脉和燕山山脉交汇处,素以“雄、险、奇、幽”的自然景观和古老的历史而著称。景区在保定市涞水县境内,因为与北京房山交界,从北京市区到这里只有约150公里的车程,因此很受北京游客的喜爱。

2011年野三坡景区通过国家5A级旅游景区验收,目前拥有百里峡、龙门天关、白草畔森林、鱼谷洞等多个景点,联票150元,也可以分别买票。

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沿商业街走访看到,大约1公里的商业街上排列着数十家门店,大多是饭店和酒店,但基本都关着门。包括肯德基也关了门,其门上贴着告示:“受疫情影响,肯德基暂停营业。”偶有开着门的饭店,也只有店主一家人在吃饭。

记者了解到,年初新冠疫情爆发时,苟各庄村就被封了村,游客过不来,生意更是做不成。商业街的大部分店主都和刘旺一样,是本村村民,他们庆幸的是,房子是自己盖的,不需要付租金,那些租房做生意的,更加承受不起。

但他们还是辞退了厨师和服务员,因为这样的状况下,他们“养不起”。刘旺说,现在附近的门店基本没有雇佣服务员的,没有几个游客,老板一个人就能应付过来。

偶尔能看到几名游客,他们吃饭成了问题,一名游客告诉记者:“外面基本没有吃饭的地方,有的饭店开着门,其实也不接待客人,所以我只能到超市买泡面吃。”

商业街不少门上贴着招租公告,据刘旺称,那些都是村民自己盖的房子,因为疫情不想做生意了,希望能租出去。

离商业街稍远一些的店铺也是一样的情形,一家川菜馆的店主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他们家除了餐馆以外还有三十多间房,每到旺季的时候都是人满为患,房价能卖到600-1000元,今年几乎没有什么住店的人。因为生意不好,他的店也打出了招租的牌子,“30多间房,再加上一个餐馆,一年怎么也需要30万。”他说。

但现在,无人问津。

野三坡周边的餐馆都没有顾客。 李未来 摄

北京游客住店需核酸检验

在野三坡开业之初,苟各庄的村民们曾有过短暂的好生意。

记者了解到,野三坡景区于6月1日开业,从那时起,百里峡、龙门天关、 白草畔森林、鱼谷洞这几个景点都开放了。附近的很多店铺也是在那时候开业的,开业之初正值北京管控的宽松期,不少游客外出游玩,北京及其周边的旅游市场也有复苏的迹象。

但生意就好了一个礼拜,北京新发地疫情就爆发了。“现在出北京需要核酸检验,来我们这里住店也需要核酸检验报告,就连干活的人都不来了。”一名店主表示。

野三坡景区的游客服务中心也是空空荡荡,就连前台售票员也只有一人。她告诉记者:“总体感觉就是没有往年紧张,年初疫情开始的时候,就‘封村’了,也没有游客,我们轮班,该歇的歇,该上班的上班。不光是我们单位,其实都一样,跟往年没法比。景区是6月1日开业的,刚开始一个礼拜还是有一些游客的,但自从北京新发地疫情开始后,游客就少了。现在领导让我们做好防护,北京来的(游客)必须有核酸证明检测。”

百里峡景区门前的停车场,没有往日“车满为患”的景象,偶有几辆车前来,就被带客“导游”围住。“你们要骑马吗?还有漂流,很便宜的。”带客“导游”说。

记者采访了一名牵马小贩,他说:“现在一天只能拉到一单。”

运营商近8个月没有收入

本就负债累累的景区运营商——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野三坡旅投”),在疫情之下差点就要破产。6月15日河北省涞水县人民法院发出一则裁判文书,称野三坡旅投因无力偿还到期债务,被债权人申请重整,该法院在5月28日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野三坡旅投公司,后者没有异议。

野三坡旅投在回复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中表示,“旅投公司流动资产、长期股权投资、在建工程、固定资产、无形资产等合计约21亿余元;金融机构贷款、工程项目欠款等负债9亿多元(具体数额以审计评估结果为准),资产远大于负债。”

而野三坡旅投认为公司只是重整,没有破产。其回复记者称:“重整并不等同于通俗意义上的‘破产’,它是企业避免走向破产清算的重要机会,在法院的主持和监督下,通过对企业债权债务关系的梳理,对企业运营的整理规制,对各利益相关方的权益调整,最终达到使企业走出困境,恢复活力的目的。”

而近8个月以来没有收入,却是野三坡旅投不得不面对的事实。野三坡管委会相关负责人曲宝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:“由于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和资源整合收购投入过大,投入资金主要靠银行和金融租赁融资,虽然景区门票收入保持稳定增长,但财务费用、折旧费用、维护费用占比较大,近8个月来,受旅游淡季和新冠疫情的影响,野三坡旅投公司没有营业收入,导致无法偿还到期债务,债权人提出了重整要求,涞水县人民法院也已正式受理。”

旅游业一名专业人士告诉记者:“五一小长假的时候,北京和周边的旅游市场曾出现过强力复苏的现象,本来预期下半年景点客流量和旅游收入会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,但新发地这个疫情太突然,打乱了节奏。现在以北京客群为主的景区都受到很大影响,不光是野三坡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yirenya.net/lvyoujd/2564.html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伊人生活网编辑发布,所有权归伊人生活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伊人生活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评论

相关推荐

网站热点